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算盘高手论坛799222 > 排它性逻辑 >

【文萃】恩格斯《论权威》批判无政府主义的理论与历史逻辑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排它性逻辑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871年,巴黎公社惨遭资产阶级合力围剿和残酷,国际运动陷入低谷,而国际工人运动中的宗派主义,特别是巴枯宁无政府主义者加紧了分裂活动,他们炮制了一系列无政府主义论调和反对权威原则的政治主张,并企图篡夺第一国际总委员会领导权。这是一篇揭露和批判无政府主义与反权威主义的战斗檄文,也是全面阐述“维护党中央权威”的光辉著作。一、无产阶级维护党中央权威的必要性巴枯宁坚持认为,一个社会并不需要任何权威来管辖谋划.面对巴枯宁主义对于无产阶级权威原则的种种谬论和歪曲责难,恩格斯分别从社会化大生产、社会组织管理和政治生活运行三个维度,论证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权威原则尤其是维护党中央权威的必要性。

  1871年,巴黎公社惨遭资产阶级合力围剿和残酷,国际运动陷入低谷,而国际工人运动中的宗派主义,特别是巴枯宁无政府主义者加紧了分裂活动,他们炮制了一系列无政府主义论调和反对权威原则的政治主张,并企图篡夺第一国际总委员会领导权。为批驳巴枯宁及其追随者,1872年10月至1873年3月,恩格斯写下了光辉著作《论权威》。这是一篇揭露和批判无政府主义与反权威主义的战斗檄文,也是全面阐述“维护党中央权威”的光辉著作。

  巴枯宁坚持认为,一个社会并不需要任何权威来管辖谋划,相反,自然法才是世界上最真切的道理,通过遵守自然法,人们就会懂得如何生活。于是,他号召“打倒一切权威”,主张建立个人绝对自由基础上的“完全自治”的无政府社会;鼓吹工人阶级自发暴动,反对一切国家,甚至主张在24小时内废除一切国家。面对巴枯宁主义对于无产阶级权威原则的种种谬论和歪曲责难,恩格斯分别从社会化大生产、社会组织管理和政治生活运行三个维度,论证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权威原则尤其是维护党中央权威的必要性。

  由于巴枯宁分子鼓吹“无政府”“无国家”“无政党”,权威原则往往被理解为“对自由的压制”或者“不必要的恶”。于是权威与自由被置于绝对对立位置,认为二者水火不相容,强调权威的存在一定会压制自由或者是削弱自由,这显然是对权威与自由辩证关系的错误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强调接受权威意识并不意味着要放弃自由,无产阶级权威原则意味着人们在服从权威的同时可以保持个人自由,并且也是为了更好地实现自由。当然,权威范畴内在地包含着统治与服从的对立统一关系,需要大多数社会成员认同并遵从其规范。恩格斯在《论权威》中有明确的表述:“这里所说的权威,是指把别人的意志强加于我们;另一方面,权威又是以服从为前提的”。

  个人与群体如何能够建构自由,权威原则与自由原则是否相容,马克思主义与巴枯宁主义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在巴枯宁看来,人类社会不应该存在权威,因为权威作为系统化了的统治和剥削,它不是自由的产物,相反,是牺牲和放弃自由的产物。巴枯宁分子极端地仇恨权威原则,把它看成绝对的恶事,鼓吹抛弃任何权威主义和革命专政要求,提出无条件地排除任何权威原则和建立国家的必要性。对此,恩格斯直接反驳道:“把权威原则说成是绝对坏的东西,而把自治原则说成是绝对好的东西,这是荒谬的。”

  如何合理配置权力与资源实现中央与地方的动态平衡,是一个比较棘手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无政府主义主张全面废除当局政府和各级各类政府管理机构。与巴枯宁分子不同,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认为中央权威与地方自治是一个对立同一、互补互惠的矛盾统一体。马克思主义权威观认为,一个健全而进步的社会既需要集中控制,也需要个人和群体的自治;没有中央权威控制,社会就会出现无序状态;没有地方自治,社会则会失去主动性而出现停滞。

  毋庸讳言,无产阶级专政及由此而确立起来的政党权威只是一种必要的“过渡”,只是人们获得自由与全面发展的手段,终究要消亡的。恩格斯指出,“权威与自治是相对的东西,它们的应用范围是随着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而改变的。”

  权威要求服从和抑制个人绝对自由的特点,让巴枯宁分子把权威的行使同专制主义受支配的倾向性和独裁主义的压迫性特征联系起来。他们认为权威同专制独裁密切相关,认为权威在心理上或许在道德上都是腐蚀性的,它使人们习惯于控制或支配他人,即便像马克思、恩格斯这样的伟人也不例外。

  面对巴枯宁分裂分子打着“反权威”的旗号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恩格斯进行了尖锐批评并且科学澄清各种质疑误解。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基础是人民民主,政党领导人是通过人民代表直接选举或间接选举产生,维护中央权威不是维护个人独断专权,不是鼓励为所欲为。无产阶级政党权威的形成机制是充分发挥党内民主,吸收各方有益意见和多重方案形成集中统一原则,民主集中制的实施“堵塞了任何要求独裁的密谋狂的道路”。相反,在恩格斯看来,巴枯宁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独裁者。

  明眼人看得出,巴枯宁只不过是在反权威的幌子下,不要马克思主义的权威原则,而要树立无政府主义的权威意识,这不仅与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相抵牾,而且也会消解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基础。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无产阶级政党要有统一的意志和权威,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坚持集中统一领导是无产阶级政党创建的基本要求,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的重要原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坚持集中统一领导是中国几十年来一贯坚持的优良传统。但党内若存在地方主义、无政府主义和分散主义等政治痼疾并扩大,便会表现出独立性和分散性,从而致使党的组织内部涣散、纪律松弛,严重影响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损害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如果任由这些不良政治习气在党内蔓延传播,必定会造成更多不受党中央权威制衡的权力幽灵,从而逐渐削弱党的战斗能力、凝聚能力和执政根基,使党逐渐失去人民群众的尊重、认同和支持,失去向心力和感召力。

  国际运动一百多年历史经验,苏联执政七十多年而自我消亡的沉痛教训,中国几十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历程,都充分说明了无产阶级政党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坚持集中统一领导的极端重要性。

  (作者单位:华中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原题《科学阐明“维护党中央权威”的经典文献——读恩格斯的〈论权威〉》,《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9 年第1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阮益嫘/摘)

本文链接:http://jdockfish.com/paitaxingluoji/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