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算盘高手论坛799222 > 排队模型 >

连夜排队报名上学我只是一名群演

归档日期:06-03       文本归类:排队模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中国家长在孩子教育的问题上是普遍焦虑的,任何冲动都有潜在的力量去激发焦虑,焦虑一旦爆发,人们内心的某些东西会失去控制。

  “明明第二天一早过去就可以,为什么把人‘逼’得现在就得去排队?”周五晚上,小区业主群炸开了锅,一些年轻业主在愤怒“声讨”小学门口提前排队报名的家长,“难道感觉自己家孩子没有连夜排队报名,上的学就是假学校吗?!”忿忿的质问后,紧接着又跟进一句,“现在不去排队,明天真的会报不上名吗?”

  要不要连夜去排队,成为两难选择。在刷业主群之前,我已经接到妻子电话,“逗逗奶奶正在小学门口排号,已经帮咱们领号了,打电话让咱们赶紧过去。”

  儿子今年幼升小,学校通知7月1日、2日(周六周日)有两天时间报名。其实在接到妻子电线点左右我就在朋友圈看到了有业主吐槽,“传闻说有老人要凌晨2点去排队,晚上真的不睡觉了吗?”我狠狠地跟评留言:这是人为制造“恐慌”啊!

  我们要报名的小学就在小区对面,到今年9月开办才刚刚三年。据说去年片内的学生压根没有招满,今年能一下子火爆到报不上名?我有点不信。明明不是“资源紧张型”的学校,为什么把人搞得如此紧张,以至于连夜排队?对于那些散布“老人半夜要去排队”消息的人,我无比愤怒。这种消息一旦传播出去,再正常的事情也会让人“惶恐”起来。

  果不其然,提前一天连夜排队被印证了。刚挂完妻子电话,另一位业主朋友也来了,“快过来排队吧,我前面已经十几号人了,再不过来,我们就把逗逗奶奶替你领的号转让了。”转让号当然是开玩笑的话,小区里,同一批孩子的家长关系走动很近,从上幼儿园到报各种课外班,大家经常互通有无。尤其是对我这种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的家庭,他们都极尽各种努力提供帮助。

  电话里我嘲笑她,“咱们都是片内的,有必要这么着急去排队吗?现在才傍晚7点,明早8点半才开始报名呢!”朋友不屑我的“淡定”,“我们都听说了,明天上午只放30个号,下午放30个号,现在已经排了45个号了。”

  号码牌是大家自行设计的。一位老人怕队伍混乱,现场拿出纸和笔写上孩子的名字和排队的顺序号发给排队的家长,他们还自行规定了为他人代领号码的名额,被代领号码的家长如果长时间不出现,此号作废。

  业主群里大家继续在讨论要不要赶过去连夜排队。凭借前两年的经验,这所小学生源不足,但今年呢?谁知道今年片内会有多少孩子入学?晚上8点左右,学校有老师出来劝大家回家。老师说,片内的孩子问题不大,大家不要这么辛苦。劝说无效,排队的家长坐着小板凳岿然不动。

  深夜12点,排队的人们还没有散去。从下午6点到晚上12点,已经排了6个小时的队伍,怎么可能“前功尽弃”?因为好心的业主下午替我领了号,我也只能加入连夜排队的行列中。

  老年人大多回家睡觉了,熬夜排队的40多号人中,中年人居多。有人开玩笑,“爷爷奶奶们下午汲汲皇皇排上队,只是为爸爸妈妈们挖了个坑。”也有老人在调侃,“这一切都是为了孙子,可我们才是真正的‘孙子’啊。”前半夜还有人聊天,后半夜一片沉寂,人们摇着扇子,或者看着手机,或者抽着烟,忍受着蚊子和夏日午夜独有的粘稠,静等天亮,也好结束这漫长的等待。

  原谅我这冗长的复述。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想过幼升小报名连夜排队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每次看到类似新闻时,我从来都把自己置身于围观者的角度,我没想过为孩子择校,可是今天我还真的被裹挟在“幼升小报名连夜排队”的洪流之中。搜索引擎里键入“幼升小 连夜排队”的关键词,链接出来的新闻和我的经历如出一辙。无论这样的故事发生在哪座城市,故事链条的发生基本都一模一样:不知道谁先起头排上了队——人家都排,我也跟着排——学校老师出来劝解,甚至连老师劝告时的解说词都基本一致:辖区内的片内孩子只要手续齐全,都能入学。可惜家长们不敢相信这样的承诺,只有入袋为安拿到录取通知书时才算真正安心。

  终于挨到了第二天8点学校开门,我瞅了瞅身后的队伍,压根不算壮观,一点儿都不雄壮,连个“Z”字形都没有排出来,撑死了也不到100人。也就是说,哪怕周六早晨7点前来排队,一点“危险性”都没有。大家熬了一夜,到底是为了什么?

  身为片内生源、手续齐全,不择校,那我们到底在慌乱什么?又为什么不相信学校老师的劝告?大概是因为“抢学位”这样的新闻看多了,一旦有“学位紧张”的传闻出来,大家难免紧张。学校和家长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很容易激发家长的焦虑。中国家长在孩子教育的问题上是普遍焦虑的,任何冲动都有潜在的力量去激发焦虑,焦虑一旦爆发,人们内心的某些东西会失去控制。

  在我遭遇的熬夜排队报名上学这件事上,以往的经验都不足以成为家长对抗焦虑的盾牌。“上午只审核30个名额”的传闻流出,大家已经忽视了下午以及第二天还有90个名额等着你,家长们开始去“抢”这30个名额。为什么会抢,为什么爱抢?这是中国大众“盲目从众”的集体性格。你可以说它是非理性的、愚蠢的,但对于盲从者来说,这又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从现实经验来说,凡事抢在前面的,似乎都没有倒霉的;反而是你笃定某种相信,最后可能却要自食苦果。

  有人用“乘飞机”这个社会模型来分析中国人凡事爱“抢”的社会心理。飞机对号入座,资源是充足的。但登机时,照样争先恐后,挤的人有一个理由:上去慢了,行李就没有地方放。看来还是资源不足。可是,下飞机时机舱门还没开,为什么一些旅客就逃命似的打开行李箱、拎下行李,挤在过道上准备喷射而出?这时他们并没有现实的利益,迫不及待地挤在过道上,已经是一种下意识:大概是觉得别人已经站起来,自己还坐在那里肯定会吃亏。

  熬了一夜,没想到学校老师审核材料的效率很高,孩子们很快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只是那些没有熬夜、早晨现赶过来的家长排在了30号之外,他们领完号被告知下午2点再过来登记。我们熬了一夜连排队再登记一共花了十多个小时,到底“赢”了什么?又抢到了什么?

  还是抢到“便宜”了。一位刚刚领完通知书的家长站在校门口庆幸,“亏说我们熬夜排了一晚上的队,要不是连夜排队上午怎么可能登记完?早晨过来排队领号,只能等到下午来登记!下午来登记?2点半的时候,那岂不热死?”

本文链接:http://jdockfish.com/paiduimoxing/184.html